136-1888-1969

您所在的位置: 郜云律师 >媒体报道

律师介绍

郜云律师 郜云律师.手机(微信/QQ)13618881969.毕业于云南大学法学院.法律职业资格A证.2006年10月至2011年7月.鹤庆县法院工作人员,2012年至今.云南滇西北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云南律师协会会员....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郜云律师

手机号码:13618881969

邮箱地址:13618881969@qq.com

执业证号:15307201210373013

执业律所:云南滇西北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云南省丽江市古城区安通路检院小区

媒体报道

中国最大离婚分割财产案,3亿离婚财产分割案

【来源:南国都市报】特约记者李顺成

涉案标的三亿全国最大离婚案

女方证件及家中案件材料被拿走

新闻背景

2002年11月6日,张雪起诉法院要与丈夫余某分割在大连长江广场暨希尔顿酒店所拥有的25%股权,涉诉标的达三亿元。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这起当年全国最大的一起离婚财产分割案。

2003年3月25日,省高院开庭审此案,余某本人并未出庭。省内外多家媒体出席旁听此案。

2005年5月30日一审判决,余某在大连长江公司拥有的25%股权,原被告存续期间所形成的收益的50%归张雪所有。张雪对判决结果不服表示上诉。

2006年5月,该案在最高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事件起因

患难夫妻因外遇而分手

早在2003年,张雪身后的这桩离婚财产分割案就以极大涉案标的,被评为当年全国十大知名案件之一,受到全国媒体的高度关注。

1996年张雪与前夫余某在患难中相识并结为夫妻,第二年他们的女儿降生。然而让张雪意外的是,这段婚姻经营仅仅一年多的时间便出现了裂痕,丈夫有了外遇,而就在她女儿出生了一年后,丈夫和另外一个女子的儿子也出生了。

失败的婚姻再继续维持已经没有意义,张雪毅然于2000年向法院起诉离婚。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法院判决解除了双方的婚姻关系,女儿由张雪抚养。

然而命运波折,他们的小女儿出生后自小患有双骰关节骨膜炎,需手术治疗,所以法院判令经济条件优越的余某一次性支付女儿的生活费、教育费、手术治疗费以及给予张雪的经济帮助共计23.6万元。

余某对判决不服,他认为自己所在公司年年亏损,导致生活困窘,无力支付一审判决的金额,于是提出上诉。二审法院判决认为,没有证据证明上诉人经济条件优越,也没有证据证明张雪女儿患有先天性双骰关节骨膜炎,遂判决离婚照准,仅判每年一次6000元作为女儿抚养费。

一波三折

抚养费引出涉诉三亿的股权之争

原本以为这场并不幸福的婚姻就这样结束了,但仍未完结。离婚后张雪一直失业在家没有经济来源,张雪为了照顾女儿也几乎足不出户。想起当年,张雪也感慨万千。

张雪向记者回忆说,当年为帮助丈夫开办公司,张雪发动了自己所有的亲友来帮忙融资,甚至以自己的名义大举外债,没有换得一份有情有义的婚姻也就算了,不料连女儿的抚养费,余也一分未给。

张雪不认这个理,她觉得凡事得有个公道。2002年8月,张雪向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财产分割诉讼,要求与前夫分割在大连长江广场暨希尔顿酒店所拥有的25%股权,以及在双方婚姻存续期间,该股权所产生的收益,所涉及财产总额超过了3亿元人民币。

2003年3月25日,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来自全国各地包括多家中央级在内的媒体也在席中旁听,此案被媒体称为当年全国最大的一起离婚财产分割案,而作为股权之争的离婚财产分割案在全国也是首例。

案件在审理的过程中也是一波三折。直到2005年5月30日,该案一审落槌,丈夫余某在大连长江公司拥有的25%股权,原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形成的收益的50%归张雪所有。

张雪认为官司是她赢得了一个理,但她仍感到失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她说,首先,判决认定双方当事人对股份最终权属余某没有异议是不对的。她说,她从打这场官司开始就是要求分割股份以及股份收益的,怎么能说没有异议。而审法院的判决中,因为无法对股权收益的具体数额作出认定,日后则难以执行。箭在弓上,张雪最后还是上诉。

压力重重

诉讼途中换了几十位律师

张雪说自己过去没有打过官司,而这场官司打下来,她理解了许多事。案件面临各方的压力,而为她代理过案件的来来往往的律师已经可见一斑。[page]

张雪,从打这场官司起,她已经先后换过六七拨律师,光海南本地的律师就有十几个。而这些律师当中,有很多在当地都是大有名气的。

张雪说,一开始很多律师愿意试并答应风险代理。但是在与律师签下协议后不久,这些律师都会因为不可知的原因莫名其妙地避而不见,甚至提出解约。其中一名律师在接案不久即在自家门口意外车祸身亡。有的律师到解约后仍不愿退还资料。开庭前,一位不知名的小律师愿意为她代理,然而在开庭后不久也提出了解约。

张雪说,最后很多人不敢接这个案子,她只好进京求师,现在为她做代理的正是北京的律师,并为她提供集团代理。最后由共和律师事务所宋学成律师、周琦律师、北京市律师协会婚姻家庭专业委员会主任、盈科律师事务所郝惠珍律师、北京市律师协会会长、公元律师事务所张庆律师、北京市律师协会副会长、天达律师事务所李大进律师、经纬律师事务所王以岭律师共五大名所六名律师组成了张雪案代理律师团。

今年5月这桩官司又在最高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许多人都在静待这场大案的最终宣判。

节外生枝

台风前夜家中案件材料被神秘卷走

“家里案件的所有材料,我现在连一片纸都找不着。”张雪十分无奈,距离官司终审判决日期越来越近的时候,变故毫无征兆发生了。

张雪说,9月24日晚,她家里的屋子被翻得凌乱不堪,她的身份证、户口本、护照,更甚的是与案件相关的全部材料在台风来临前的深夜突然被“洗劫一空”。

用张雪的话来说,东西是被一个与她“关系很好”的朋友拿走的,此人不辞而别。悬疑在张雪的心里焦灼了近半个月后,她决定出来说话。

昨天下午,她到报社借助媒体发表了声明。

她在声明中称,她的离婚财产分割案已在最高人民法院二审,原因是全国最大离婚财产分割而为社会所瞩目。而那些物件被他人非法拿走,所以声明作废。

她说,物质财产乃身外之物,诉诸法律只求公正之目的。

同时她还在声明强调,自己上对父母有尽孝的义务,下对孩子有抚养的责任,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将乐观地面对生活,面对人生。

这是一场涉诉标的高达三亿元的离婚财产分割案的女主角,作为全国最大离婚财产分割案件的当事,无论是案件本身还是张雪,都引起了全国各界的关注。

那么这个事件和案件是否有着耐人寻味的关联呢?今天上午,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张雪。

萌生转机

朋友留下保证书承诺归还保管的材料

影响海口已经开始风雨大作,张雪担心家里被雨水浸湿便想从父母家返回。这时这名朋友则主动称要过来接她,因为风雨太大出行不便,他半个小时后便到,让她在父母家里等着。

然而张雪等了近一个多小时仍然不见人来,她非常着急就给对方再打电话,意外的是电话被掐断了,再打,已经转入秘书台。张雪当即决定让父亲开车送自己回家,可是当她走进家门,眼前的一切让她惊呆了。

“房子被翻得底朝天,后来检查发现很多证件不见了,案件的四套资料一套都没留下。”张雪说,一开始她还以为是家里招贼了,她冒着雨冲到楼下问保安,浑身被淋得湿透,最后她从保安那里得知,晚上9点左右,保安看见那个朋友拎着两个大箱子出去了。

晚上11点4分,焦虑不安的张雪终于收到了朋友的短信,真相终于大白。他先后给张雪发了9条短信,称自己的这么做是濒临绝境的无奈之举。此后张雪再也联系不上他,直到10月3日。

这天他给张雪留下了一保证书,称是自己只是暂时保管。保证第二天就将材料归还。

张雪告诉记者至今仍没有看到自己遗失的材料。她远远没有想到这条历经3年的诉讼之路竟是这样曲折。

张雪:我有责任照顾家人积极地生活[page]

今天成稿之前,记者和张雪进行了一段简短的对话。

记者:身份证护照这些证件以及案卷材料的遗失对你本人或者对官司来说,会有怎样的影响?

张:真的不可预知,都不敢想。按照审限来说,官司估计到年底就可能会有个结果,现在官司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我也已经给北京的律师发了邮件,只有我本人亲自到场或者传达的内容才能代表我的意志。这一切太突然了,我没有想到在我最需要朋友支持帮助的时候,出了这样的事情。

记者:从离婚到打这场官司到现在,您一直都在海南吗?有没有在经营自己的事业?

张:对,一直都在海南,而且除了陪父母和孩子之外,我不怎么出门也没有工作,朋友圈子很小,一些朋友甚至不敢和我走得太近。而这几年,这场官司几乎成了我生活的重心。

记者:这些年为了官司经受了怎样的压力,有没有想过放弃?

张:也有一些劝我放弃的声音,比如他们会说人家是山,我连石子都不如,说我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但我就是要讨一个公道,我赌一口气。曾经也想过要放弃,但是身边几个很好的朋友一直劝我坚持,所以我才走到了今天。有时我觉得自己象“秋菊”,有时跟唐吉诃德似的,跟风车在斗,不知我的敌人在哪。

记者:女儿还好吧?她会不会问你父亲的事?

张:没跟她说。孩子是很无辜,没有必要把这种伤害转嫁给她。小的时候她会问我爸呢,外婆就告诉她去了国外。女儿已经快十岁了,上了小学。有时想到她会很愧疚,没有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庭,而且对父母也很亏欠,所以我有责任让照顾好他们并积极地生活。现在对官司也还乐观,相信中国法律也在逐步健全。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同时,部分文章和信息会因为法律法规及国家政策的变更失去时效性及指导意义,仅供参考。

添加微信×

扫一扫添加朋友圈